贾樟柯:开班任导师压力大 片方称未曾听说

  戛纳5月16日电 题:贾樟柯:开班任导师压力大 新片或错过明年戛纳

  记者 龙剑武

  近日有消息称,“涉毒男星”房祖名、柯震东已获广电总局解禁。在被抓前,房祖名曾参演《道士下山》,柯震东曾参演《小时代4》,这两部电影都将于7月上映,为此,对于两人的戏份是否会被保留,再次引起外界关注。记者昨日分别向《道士下山》的片方新丽传媒,以及《小时代4》的片方乐视影业求证“解禁”的消息,但两公司的负责人均回应称未曾听说有“解禁”这么一回事,并表示未看过成片,对房祖名、柯震东是否保留戏份的问题无法回应。对于“解禁”传闻,网友调侃道:“如果这消息属实,那最冤的岂不是《捉妖记》?档期也延误了,片子也换角重拍了,这时候原男主角解禁,让人情何以堪?”记者 崔巧琳

  “做导师压力很大,工作量也很大。需要阅读剧本,还要做笔记,与受训导演进行长时间沟通。这是一份实打实的工作。”谈及法国“世界电影工场—青年电影人工作坊”总导师和形象大使的新身份,戛纳“常客”贾樟柯虽然笑容轻松,但是语气郑重。

  今年戛纳电影节期间,受法国外交部对外文化交流局邀请,贾樟柯为上述年轻导演培训计划授课。他在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介绍说:“这是一个面向全球的导演培训计划,选择10名年轻导演,与导师进行为期一周的一对一交流。”

  贾樟柯还向记者详解了工作流程:进行导演陈述,开导师班讲授电影观念、电影制片制作等内容,与来自不同国家的年轻电影人交流,在阅读他们的剧本后根据自己的创作经验提供意见等。

  他补充说,法国国家电影中心还可能会提供资金,支持受训导演的拍摄。这是一项非常好的计划,运营很成熟。近几年参与电影工场的年轻导演多已推出处女作,并入选戛纳、威尼斯等重要电影节。

  在被问及中国如何扶持年轻导演时,贾樟柯表示,国内一直都有类似的做法,比如上海电影节、北京电影节都设有创投或培训机制,不过组合导师的水准和经验有待提升。中国在此方面需要积累经验,更加开放,而且也应该面向全世界的导演。

  他还认为,语言是中国年轻电影人参与国际交流的一大障碍。他以前曾担任釜山电影节亚洲电影学院院长,此次又出任“世界电影工场”导师,与年轻人接触较多。他发现,很多电影培训都是英语授课,来自马来西亚、菲律宾等地的亚洲导演更具优势。因此,掌握相应的语言是中国新生代导演在国际化过程中要解决的问题。

  尽管贾樟柯自陈此次戛纳之行心态并无变化,但采访中他仍多次面临“身份”拷问。成立商业电影公司“暖流”、投资新媒体“以上传媒”、创建短片放映平台“柯首映”??在外界看来,贾樟柯似乎正在转型。

  对此,他表示,自己没有改变:“我还是一个创作者。”他进一步解释说,现在自己保持两年拍一部作品的创作周期,所以今年没有新作品问世。正在筹备的武侠新作《在清朝》要到今年年底才会开拍,而且制作周期很长,可能赶不上明年的戛纳电影节了。

  至于投资当“老板”,贾樟柯并未作太多回应,只是在介绍“暖流”电影公司储备项目收购版权时说,作为一名作者,他乐见版权费用增加,尊重内容是好事,“不能屁股决定脑袋,现在做公司就嫌贵了,做导演时我还觉得太便宜了呢”。

  贾樟柯以一个创作者的身份谈到文艺片和华语片的前景。他说,去年《山河故人》收获3200多万元人民币的票房符合预期。此类电影在中国仍有很大的市场空间,但由于涉及文化政策、建立艺术院线与否等多方面因素,很难因一个人、一部影片而改变。

  贾樟柯虽未正面评论华语片在今年戛纳电影节的“零入围”之窘,但他强调,原创性是华语片“走出去”的关键。缺乏原创内容的影片难以打入国际市场,国际电影消费市场注重作品的创造力。此外,电影语言的现代化问题也是制约因素之一。很多华语片内容优秀,但是电影语言尚不够现代化和国际化,成为“走出去”的障碍。(完)

    A+
来源:http://www.zhuhaigthotel.com,欢迎分享本文,转载请保留出处!
日期:17/02/18  作者:澳门银河